推广 热搜: 留学生  招聘  教育  培训  国际  北大清华    上海  北京  江苏 

寒假饭局:总有一段尴尬的沉默等着你

   日期:2019-01-27     来源:大学生杂志    浏览:1879    评论:0    
核心提示:大学生杂志我一直在暖场子转眼就到了寒假,大家都会回家过年,组织起来应该比较容易。回家之后,我和另一个女班长开始商量着组织
 大学生杂志

寒假饭局:总有一段尴尬的沉默等着你

 

 

我一直在暖场子

转眼就到了寒假,大家都会回家过年,组织起来应该比较容易。回家之后,我和另一个女班长开始商量着组织聚会,为了照顾放假晚的同学,我们把时间定在了腊月二十五。

然而大家回复的情况却有些出人意料。有的人要去陪家人串门;有的人则想在家里宅着;一些家不在市区的同学,则说快过年了要留在家里帮忙干活;考上北大的学霸小强说他当天要回老家了;和我关系很好的小宋说要陪老人去医院;活泼的小马说身体不舒服;有的人因为关系好的同学没来而选择不来;还有一些同学选择了“消失”,没有任何回复……于是,去年寒假还能有将近四十人的聚会,这次只有十二三个同学能来。

最后,和我一起组织聚会的女班长也说:“既然我们宿舍的几个人都不来,我也就不去了,你好好组织大家吧。”

时间来到了聚会的那天。大家坐在一桌,纷纷闷头吃饭,仿佛也找不到什么能聊到一起的话题。

男生只来了四个人,其中两个人不能喝酒,便没了喝酒瞎扯的可能;女生们来自不同的小圈子,所以也只是邻座交头接耳地各自聊着。一种尴尬的气氛弥漫在饭桌上,难以言表。

为了缓解尴尬,我开始问大家各自的近况,和几个男生一起活跃气氛,但只停留在你来我往的问答之中。

“你们国防生平时怎么上课呀?”“平时也正常上课,就是课下会组织体能训练之类的,经常要去操场跑好多圈,都练出来了,你体测一千米跑了多少啊?”“我们学校不能跑这个,操场修了三年了现在还没修好呢……”

“你们师范的中文有啥特殊之处吗?”“有啊,要学好多教育学相关的课,假期社会实践还让我们自己找中小学去听课讲课!你还有高中语文书吗,借我用一下呗。”“啊?好吧,我回家找一找……”

“你学的博物馆学,实习就要去当讲解员吗?”“其实我们也可以去挖古董呀,下学期就可以去盗墓了!哈哈哈……你毕业之后能去当主持人吗?”“哎,这个当然不行啊,我去当个小记者就行……”

“你们都要考研吗?”最后我抛出了一个普遍性问题,这个问题的回答却是相当一致:“当然要考研呀!”

一番吐槽之后,大家都说要准备考研了,却都不知道以后会做什么工作。就好像高考之前,大家都想考个好成绩,却还不知道最后能考到哪里——我们下了高中的火车,纷纷挤上了大学的车,目的地又是一个未知数。

过了一会儿,话题差不多聊完了,大家只好继续从桌子上的菜里找话题:“这个豆腐很好吃”“这盘羊肉挺多的呀”“尝尝这是什么菜?口感好奇怪”……一本正经地认真吃饭,也是化解尴尬的好方法。

最后的主食上得慢了,大家纷纷低头玩着手机,在等那盘饺子,或者说是在等一个尴尬的结束。

“一会儿吃完饭咱们去打台球吧?”我向男生们提议道。有一个人赞同,其他两个男生摇头表示不会打。“那有没有想去KTV唱歌的呢?”我开始问在座的女生们。女生们纷纷说着“我要去赶车回家了”“我们俩一起去逛街呢”“我们自己玩吧”……

吃了最后的那盘饺子,大家尴尬而愉快地结束了聚会,各回各家。同学聚会,没了味道,就没了人气;而没了人气,就更没味道。

寒假饭局:总有一段尴尬的沉默等着你

 

 

喝醉了,就不尴尬了

 

我的同桌是我们班最早结婚的,按照他们乡里的老传统结婚生子,初中毕了业就被她爸许给比她大十来岁的一个生意人。当然也不只有她一个带了孩子来,算算我们这个年纪也是可以领上结婚证的,先上车后补票的也大有人在,我的前桌老何就是个例子。我刚到的时候老远就听到了大成埋汰:“想当初老何和我一样,老害羞了,见着姑娘就脸红,你说,怎么几年没见孩子都能叫我叔了呢?” 老何同桌小李子接下茬:“不见得吧?”“怎么不见得了,你还记得那时候的老何给林颖写的情书吧,是他写的吧,问起的时候竟然说是我写的,想想还挺搞笑的,等下他来了,定要灌他酒吃,不枉我替他背黑锅那么多年。”“那必须的啊!”小李子笑得直喘。

过来没多久老何便拖家带口的来了,孩子都三岁了,挺礼貌的孩子,见到我们就叫叔叔阿姨好,我是觉得叫姐姐会更好,当然我也知道我是想太多了,毕竟岁月是把杀猪刀。别了五年,第一次和何嫂见面,这家伙眼光可以啊,一头麻利短发,一条淡蓝色长裙,眼睛如水,我要是个男的我也追。大伙儿都开起老何玩笑异口同声叫了声“嫂子好”,把何嫂脸红得跟番茄似的,“行了行了,我一家先敬你们大家伙儿一杯!”咕嘟一满杯的啤酒下肚,老何这话题转的还是可以的,可有人偏偏想弄他,“都当爹了,怎么也该整杯白的吧,啤酒就想糊弄过去,哥儿们的眼力劲儿可没那么差!”大成扯着嗓门喊。“得,等人齐了我再喝。”“也对,别开头就给人喝蒙咯,来来来,都上桌吧!”班长也扯着嗓门喊道。大伙儿也都陆陆续续坐下来,几个一伙儿地聊起来,热聊声盖过了菜馆的炒菜声。

菜也差不多上齐了,班长略带神秘的说要出去接个人,大成说是接他女朋友去了,我拿起筷子夹起一块绿芹放在碗里,“瞅瞅谁来啦!”有人喊。顺着声音转过去,熟悉的绿色连衣裙。记得第一次上她的语文课也是身穿绿色连衣裙,没想到再见她是在五年后的今天。如今还是披肩长发,还是以前的那个样子,一点儿没变。老师来到同学聚会里,画风开始突变。“李老师,以前你对我们班好的那是没话说了,来,我先敬你一杯!”班长说话的语气都很不一样了,感觉喝醉了似的。李老师饮料代酒也敬了我们大家一杯,语文课代表略带深意地看向老师:“我还记得你最后一次对我们发火的时候,气得脚都歪了,回想起来那时候我们真的是很不懂事。” “这就是上天设的局,考验我对你们的爱啊。” 她却风趣地回答道。大家都被她这句话逗笑了,大家举杯共饮。

李老师坐不多久,碗筷未动,与我们聊了几句就离开了。 一段尴尬的沉默,班长为带动气氛要敬每个人一杯,“今天高兴,不醉不归啊!”“对了,老何不是要替嫂子敬大伙儿吗?”大成开始起哄,本来只要敬一杯白酒的老何被捉弄到连喝了好几杯。“今天真的很高兴大家都聚到了这里,话不多说,全在酒里。”我也破例喝了杯白的,上脸了,一杯下肚就堵得慌,还被班长埋怨:“你这个做团支书的也太不给力了。”酒力如此,我也没办法。最后喝开了的情景就是,班长和副班俩都喝得醉醺醺的,倒在了椅子上,女生酒量没男生好,可以用饮料代酒,男的是几乎都醉了,能正常走路的也没几个。一开始小李子就说要当护花使者,所以机智的他滴酒未沾,可是要把我们这些女生都送回去也够他忙活了。大成一路上几乎是吐着回家的,老何还好有老婆在,也没敢喝得太疯。本来是订了包厢K歌的,计划赶不上变化,带头人高估了自己的酒量,被扛回去了……初中小聚就在酒醉中散了。

话已经在群里说完了,见面就剩下吃

 

寒假饭局:总有一段尴尬的沉默等着你

 

 

大家兴致都很高,都说有充足的时间一起去吃个饭聊一聊,主要是看看大家都变啥样了。橘子提议初三,一说完,下面就一排排的同意,过了会儿又有人跳出来问,中午还是晚上?橘子来了个秒回:“当然是要晚上了,大中午的本公主起不来的!”说完还加了嫌弃的表情。阿炜连说好好好,就晚上吧。说完群里就安静了,没人再冒泡。当时我正看视频起劲,人气潮男科科就在群里说了:“亲故们,我们还是初三中午吧,要不然我赶不回去临海。”一说完就遭到一群人吐槽:“你就是不想见我们嘛,这么拽,找什么烂借口。”科科立马老实了,说:“要见的,要见的,想死你们了。”定好了日子以后,群里又开始热聊那天要干嘛干嘛,你一句我两句的,瞬间微信群就挤得满满的,聊天记录刷刷刷地堆积起来,好久没这么火热了。

2月14日下午3:00我一路乘公交,心脏跳得“砰砰砰砰砰砰”,终于就要见到日思夜想的小伙伴们了,激动的心情无法掩饰,公交的椅子都坐不住了。下了车,直奔了饭店,到了楼上,推开门,一个长发公主坐在那里,再仔细一看原来是安妮(是群主阿炜的女朋友,也是公主团的一员)啊。正想和安妮说两句,又有人推门进来了,哇!是我的好姐妹们,个个比分开那会儿更美了,有的打了耳洞,有的染了头发,有的穿了裙子,有的交了男友,有的学了化妆,每个人都带着不一样的感觉和气息,有点陌生但更多的是熟悉和亲近。没说几句就感觉回到以前在学校里吵吵闹闹的日子,就是这个Feel!橘子提议先来的玩牌反正别人也没到,于是一起斗地主,我本不怎么会玩牌,在他们的带领下还赢了两局。后面的人陆陆续续来了,等到入座了,空气突然就凝固了,大家都低头玩手机,气氛有点尴尬,不知道谁突然说了一句才打破了这微妙的气氛:“你们知道我今天点了什么菜嘛?”科科就说:“烂番薯。”惹得我们一阵疯笑。橘子又说:“涮肉,青菜。”阿炜面目狰狞左顾右盼最后吐出两个字:“都点了!”他还是依然这么逗,依然没有变。

聚会的饭店是这个城市少有的几家四星级饭店之一,规格相当高。当初群里大家并没有讨论要去哪里吃、怎么买单,富二代阿炜说已经订好了地方,大家就都来了。一大锅涮羊肉和一大盘蔬菜、大田螺、清蒸鲈鱼、红烧肉、肉沫茄子等等都陆续上来了,我们也不客气上手了,讨论着后面还有什么好吃的,橘子左手拿着一只田螺,右手捏着牙签问:“我的虾饺呢?”科科跟着说:“扇贝呢?”阿炜瞪大眼睛仿佛要用眼珠子吃人:“吃吃吃,都在后面,我都叫了,都吃完!”

虾饺、蒜末扇贝、水晶包,都上来了。阿炜问还有几个菜,服务员慢慢翻着单子,不慌不忙地说:“还有两个。”我们又无聊地猜还有两个什么菜,有的说:土豆丝,有的说:大龙虾。还有的说:汉堡(前几天科科在群里说自己一直在吃汉堡,都快吃吐了,再也不想吃汉堡)。话没落地就惹得大家捧腹大笑,科科更是无语,没啥好脸色。就这样说着笑着,仿佛又回到高中集训那会儿,大家都在大礼堂一起吃外卖一起黑对方,一起认真画画。这样的日子真好啊!真希望就这样吵着闹着,你追我赶,一直这样的朝气下去。

当然,结账环节也是彼此心照不宣,没有70后抢着买单的热闹场面,也没有80后们是否还要谦让一下的犹豫,大家一起掏出手机,AA。

 
打赏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更多>同类大专院校
0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