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留学生  移民  招聘  教育  培训  北大清华  国际    上海  奥运 

龙游石窟:为何居千年而不变

   日期:2015-11-28     来源:中国文物报    浏览:129    评论:0    
核心提示:  这些天,因为1992 年横空出世的龙游石窟,浙西千年古县龙游再次掀起了涟漪2015 年10 月24 日至26 日,近百位国内外院士、专
      这些天,因为1992 年横空出世的龙游石窟,浙西千年古县龙游再次掀起了涟漪——2015 年10 月24 日至26 日,近百位国内外院士、专家和学者,汇聚在由中国岩石力学与工程学会、国际岩石力学学会古遗址保护专业委员会、龙游县人民政府主办的大型古地下工程科学问题及长期保护国际学术研讨会,他们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就龙游石窟古地下工程所蕴藏的工程科学、工程价值以及所面临的保护等问题,分享成果、交流学术、探讨对策。

  一个尚待揭秘的石窟群

  这是一个只听当地村民说过,而从没有游人到过的地方。

  位于龙游凤凰山麓的上畈村,有一个尚未开发的龙游石窟群,犹如一处处幽静的小水潭,碧潭如玉,由于年代久远,暗红光滑的岩壁上长满了绿色植被,虽然已经是深秋季节,黄黄的小花在和煦的阳光下笑得格外灿烂,它有一个醒目的名字:“三只眼”。

  命名的原因是,地质工作者在此地发现了3个似门状的斗拱巨岩,呈现3 个方向的洞口,像3 只眼睛一般,层次错落地蓄水成了无底潭,据初步勘察,地下有一万多平方米的水域面积,深不可测,作为龙游石窟代表性的原始洞窟,期待着世界的揭秘。

  跟随专家学者走进龙游石窟,宛如时光倒流远古,从已经开发的5 个洞窟来看,洞窟规模宏大,气势磅礴,瑰丽壮观,巧夺天工,无论从洞内仰视,还是从高处俯瞰,都能感受到一种无形的震慑力——美观而壮观的鱼尾形岩柱,工艺精美的齐整凿痕,洞壁上马、鸟、鱼、虾图和八仙法器图等精美的“浮雕”,都在向游客展示着古人的某种神秘图腾,待今人去揭晓。

  巧的是,方圆不到3 公里的凤凰山,星罗棋布几十个这样的洞窟。

  在古代并不发达的科技水平下,完成如此浩大的地下工程,着实让今人匪夷所思,之前的考古专家学者纷纷提出了不同的推想和论证:采石场、墓穴群、练兵场、储冰库等等,众说纷纭。种种谜团,成功吸引了游客,使得游客“入洞皆为探奇者,出窟全变猜谜人”。龙游石窟成为难以破解的千古之谜,被当地人称之为“世界第九大奇迹”。

  与以往所不同的是,连日来中外工程地质、岩石力学等自然学术界的专家学者们,通过实地考察提出:龙游石窟独特的古工程科学技术在于,从科学价值角度看,在三只眼古洞室群和牛场古洞室群中,不仅发现了凤凰山1~5号洞所具有的古工程科学技术亮点如斜顶、鱼尾形柱、斜墙和导水槽等结构,斜线组与水平线组合的图案,而且还具有凤凰山1~5 号洞所不具有的若干古工程科学技术,例如:在三只眼石窟群中发现了古人为邻洞隔墙射门的双连洞结构,3 种纵向曲墙结构;在2 号洞找到了一个超薄的岩柱。这是十分罕见的。

  同时,在牛场古洞室群1 号洞两边墙的断层顶板间“留塞”的处理方式,这一独特的处理方式充分反映古人的智慧。有的岩柱上发现的“同天一堂”4 个大字是除翠光岩景区外,在龙游石窟首次发现的文字。虽然刻于1 号洞原有斜线组与水平线组合的图案之后,但仍然很有价值。2 号洞东边墙发现了位于墙顶间的“三角形斜撑”,对于整个龙游石窟来说,这一结构都是独一无二的,它所蕴藏的科学意义值得研究。

  专家学者们在现场看到,虽然三只眼各洞室在不同程度倒塌后,遗存下来的残缺之美也是难得的科普旅游资源。因古洞倒塌而成“桥”——三只眼古洞室群所包括的10 个洞室中3~6 号洞遭到了较严重的破坏。3 号洞和5 号洞因破坏倒塌而形成了一座“双墩桥”。其中一墩为3-1 号岩柱,另一墩为3 号洞与5 号洞隔墙的北端,具有一种残缺之美;另外,5 号洞与6 号洞之间的隔墙及上覆岩层, 组成了第二座“桥”。洞成“桥”的残缺之美很可能引人注目。

  水是石窟柔性的保护源泉

  在龙游石窟,不仅第一次看见三只眼,还遇见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那是1998 年的秋天,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杨志法在北京的家里看了央视一套播放的龙游石窟专题片后,被龙游石窟的神韵所吸引,他连夜乘坐20 多个小时的火车来到龙游石窟考察,被其科学价值、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所倾倒,从此与龙游石窟结下了不解之缘,成为龙游石窟创始性研究“第一人”。国内外只要有关于龙游石窟学术讨论会、龙游石窟专题片的摄制采访、专家学者的来访考察与研究,都能见到他力荐龙游石窟的身影。

  退休后的杨志法,婉拒了多家单位的高薪聘请,应聘龙游石窟研究所顾问,毅然离开北京,和夫人双双定居龙游,为龙游石窟这一宝贵的文化遗产把脉坐诊、细心呵护,无怨无悔为研究龙游石窟这部“无字天书”承担了多项保护研究课题,发表《龙游大型古地下洞室群1~5 号洞水文地质与工程地质条件研究》等多篇论文,出版《龙游大型古地下工程洞室群科学技术问题研究》专著。

  在这次国际研讨会上,杨志法汇报了该团队对浙江省12 点古工程的研究亮点,首次披露了龙游石窟地层为厚度达1793 米白垩系上统衢县组的红层,也公开宣布了龙游石窟的勘探成果。揭秘其古人为了能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克服龙游石窟古地下工程洞室群石质差、洞室面积大、浅埋、邻洞的洞间间距小等4 大难题,采用了哪些行之有效而富有朴素的科学思想和智慧的结构。

  杨志法的回答是:曾采用类似于现代坑槽探的“工程地质勘探方法”;建立了由导水槽、排水沟、集水井所构成的3 层排水系统;“设计者”采用了“斜顶加鱼尾柱”、“斜墙加牛腿”、“斜墙加塔基”等结构。计算表明,它有利于在坚硬程度中等偏下的围岩中修建浅埋的大跨度地下洞室,有利于岩柱及其所支撑斜顶稳定,有利于减小顶板下沉。采用了斜托或称为柱帽的斜顶设计,有助于顶板应力条件改善,使洞室顶板更趋于稳定。

  由是,杨志法研究团队还得出如下结论:龙游石窟群由5 座古洞室群所组成,共含45个古洞室,分别是凤凰山古洞室群(含26 个古洞室)、翠光岩古洞室群(含4 个古洞室)、上畈村古洞室群(含10 个古洞室)、牛场古洞室群(含2 个古洞室)、瀔波岩古洞室群(含3个古洞室),并对各个洞室群的年代给出了具体的考证。

  此次,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思敬在他的《古代遗址今世启迪》报告中,揭开了蕴藏于龙游石窟鱼尾形岩柱中的科学理念,回答了龙游石窟岩柱的横截面都呈熨斗底形、和岩柱与石窟所支顶的斜顶之间存在着一个弧形柱帽等科学问题外,得出的结论是:龙游石窟岩柱顶端的斜托(即弧形柱帽)不仅具有美感,而且有助于被支顶的斜顶的应力条件改善,因而也有助于洞室的长期稳定,为龙游石窟解开了其中一个谜团。

  在现场,香港大学教授岳中琦提出并解答了若干个自然科学方面的问题,其中有:为什么至今完全完整的洞室上千年来能够一直稳定和完整呢?因为水。水的比重是岩石的50%,刚度为零。因此,充满洞室的稳态水在开挖空间中的完全占有,极大地降低了围岩的应力水平和变形,减低了围岩的物理风化、化学风化的范围和程度,成为一种完全柔性的保护材料。

  部分专家学者发言

  蕴藏在鱼尾形岩柱中的启迪

  王思敬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院士

  “古代文化遗址对今世科学理念和技术创新的启迪,理应代代相传,永续不衰。”在做《古代遗址,今世启迪》报告伊始,王思敬就表示,中国作为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足以使中国人感到骄傲和自豪。

  报告中,王思敬以龙游石窟鱼尾形岩柱为例,分析古代遗址的今世意义。“为什么龙游石窟岩柱的横截面均呈熨斗底形,为什么岩柱与其所支顶的斜顶之间都存在弧形柱帽?”王思敬引用大量数据,并展示对比分析过程,指出鱼尾形岩柱具有改善被支顶的斜顶围岩应力条件的作用,又论证鱼尾形岩柱比假想的方形岩柱具有更好地阻止顶板下沉作用。

  同样通过对比研究,王思敬指出龙游石窟岩柱顶端的斜托(即弧形柱帽)不仅具有美感,而且有助于被支顶的斜顶的应力条件改善,因而也有助于洞室的长期稳定。

  “所谓探索灵感,用力智慧,得以巧夺天工。”王思敬感概,古人的执着探索为现代人点亮了明灯。古人充分发挥了智慧力,在无出路的条件下,设法另辟蹊径,又在蹊径中再寻出路。“龙游石窟就是这样一个鲜活的例子,蕴藏于鱼尾形岩柱中的科学理念在现代建筑中依然给予我们启迪。”

  叹为观止的龙游石窟

  王旭东 敦煌研究院院长

  此次会议,王旭东受邀作《中国石窟保护的现状和未来》报告。王旭东讲述了中国的主要石窟概况、石窟围岩类型、石窟的病害类型与风险

  因素、中国石窟文物保护的现状与未来等。

  王旭东表示,石窟原是印度的一种佛教建筑形式。延及中国,石窟大抵与宗教相关,故在尊重已叫响的“龙游石窟”基础上,对名称的命名,科学研究领域规范也很重要。

  “中国有甘肃敦煌莫高窟、新疆克孜尔石窟、甘肃麦积山石窟等,而龙游石窟,从已有的历史、文物看,宗教色彩显然很少或没有,故龙游石窟的研究,我个人以为,应侧重于科学、历史、艺术价值。”王旭东总结了中国石窟存在的主要病害类型,有开裂、坍塌、风化、水害等。他认为可多种方法促进龙游石窟的保护,如气象监测、干湿监测、游客承载量监测等。“我在2002 年就到过龙游石窟了,如此巨大的地下建筑群,确实让人叹为观止。地方政府对它的保护、开发、研究也做了许多工作。像敦煌都经历了几代人的研究,无论在科学价值、历史价值,还是保护方面,对龙游石窟还需要深入研究。”

  “龙游石窟如同我的第二爱人。”

  古本亲伯 日本大阪大学工学研究科教授

  自2008 年首次“触电”龙游石窟后,古本亲伯数次故地重游。穿梭在世界各地石造遗迹中,狮身人面像、敦煌莫高窟、吴哥遗迹……都是他珍视的研究对象。然而,龙游石窟却被古本亲伯视为“第二爱人”。

  在会议上,古本亲伯以《拯救狮身人面像》为题,联系同样面临风化问题的中国敦煌莫高窟作出报告,指出地下水探测对干燥环境下石造遗迹保护的重要性。

  “与狮身人面像及敦煌莫高窟不同,龙游石窟处于多雨的潮湿环境,因此,要研究石窟的风化原因,就必须先研究与风化密切先关的石窟环境特征。”由古本亲伯所率领的科学团队,对龙游石窟的地质环境、大气环境、水环境进行了调查监测,以探讨石窟特殊水环境对石窟风化的影响。

  古本亲伯表示,龙游石窟已开发洞室都有不同程度的风化现象,但将未开发的洞室继续存放在水下也并非永久之计。谈及龙游石窟申报世界遗产的准备工作,古本亲伯个人认为,保存状态最好的2 号洞室最适合申遗。“唯有保留最原始的状态,才有利于我们追溯龙游石窟的历史源头。

  就像石窟的环境平衡一样,我们也要找到保护、探索与开发之间的平衡。”

 龙游石窟的“守护神”

  杨志法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作为本届研讨会组织机构的大会主席,杨志法被众人称为龙游石窟的“保护神”。1998 年,杨志法为龙游石窟的科学价值、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所倾倒,从此与龙游石窟结下了不解之缘,成为龙游石窟创始性研究“第一人”。

  “龙游石窟是我国古代文化的组成部分,向人们展示着古人的聪明才智,这让我为之着迷。”退休后,杨志法就定居龙游,为龙游石窟这一宝贵的文化遗产“把脉坐诊”,全心全力研究起这部“无字天书”。

  此次国际研讨会上,杨志法在《浙江省大型古地下工程的发现及其科学问题的研究》特邀报告中,展示了其团队对浙江省12 点古工程的研究

  亮点,并首次披露了龙游石窟地层为厚度达1793米白垩系上统衢县组的红层,也公开宣布了龙游石窟的勘探成果。

  “5 座古洞室群,共含45 个古洞室,分别是凤凰山古洞室群(含26 个古洞室)、翠光岩古洞室群(含4 个古洞室)、上坂村古洞室群(含10 个古洞室)、牛场古洞室群(含2 个古洞室)、瀔波岩古洞室群(含3 个古洞室)。”杨志法团队还对各个洞室群的年代给出了具体的考证,并对古人为了能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克服龙游石窟古地下工程洞室群石质差、洞室面积大、浅埋、邻洞的洞间间距小等四大难题,采用了哪些行之有效而富有朴素的科学思想和智慧的结构进行了揭秘。

  龙游石窟是不是采石场

  方祖烈 北京科技大学教授

  “龙游石窟的开凿年代、持续时间、方法和目的,乃至最后的用途至今都是不解之谜。有一种说法,龙游石窟是古代的采石场,这确实是一个值得研究探讨的方向。”方祖烈指出,从采矿科学来看,如果龙游石窟是采石场,那么首先要了解的就是作为开采对象“石料”的赋存情况、工程地质条件,并在此基础上,研究它合理的开采方案。“在古代,开采技术不发达的情况下,能露天开采的石料,为什么要进行地下开采呢?”方祖烈认为龙游石窟肯定还有其他的目的和用途。从石窟的总体布局、洞口位置和数目、洞窟内的石柱、窟内雕饰以及洞窟底部修有工整美观水池等方面,方祖烈一一做出分析,利用反证法证明龙游石窟并非单纯的采石场。

  方祖烈提出假设:龙游石窟是人类初期,人穴居以避风雨和野兽袭击的产物。“如今我们对龙游石窟的探讨、研究,一是为了保护这个历史遗迹,并作出一些实际工作;二也可为今天地下空间的开发、利用找到可以借鉴的经验。”

  彭春雷 中国岩石力学与工程学会理事、研究员级高工,湖南宏禹水利水电岩土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作为龙游石窟防护工程实施者,我认为探索古人是怎样建造龙游石窟的,比争论石窟的用途,究竟是不是采石场更有意义,它的建造年代、工程结构、古人的力学理念、巧妙利用岩体的受力条件,这些对于现代人来说值得借鉴。即使在现有的技术条件下,做过很多工程项目的现代人,也没有人敢做这样洞口的开挖。”

  龙游石窟是伟大的世界奇观

  陆民 龙游副县长

  在龙游副县长陆民心中,龙游石窟是与埃及金字塔一样伟大的世界奇观。陆民对龙游石窟长期关注、研究,曾著有《解读龙游石窟》一书。为深入探寻龙游石窟三层排水系统,陆民曾多次冒雨考察。

  陆民说,从元代诗人描写龙游石窟翠光岩的记载看,龙游石窟已有千年历史。2008 年,浙江省考古研究所对龙游石窟6 号、7 号洞进行了考古发掘,认为石窟的年代在五代以后、宋代以前,但不排除少数石室要更早一些的可能。此外,龙游石窟2 号洞内还曾出土有西汉的陶壶。

  陆民以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熨斗底形截面立柱、美观而科学的鱼尾形岩柱等为例,说明龙游石窟有着独特的艺术价值和科学价值。陆民说:

  “龙游石窟大型古地下工程洞室群的古代修建者至少面临四大难题:石质差、洞室面积大、浅埋、邻洞的洞间距小。在当时的条件下,要克服难

  题,并采用类似于现代坑槽探的‘工程地质勘查方法’,充分表明了古人的智慧和科学思想。”虽然很多人都认可了龙游石窟为采石场,但陆民有自己的想法:利用石料,显然不如利用空间来得更有说服力。“总之,龙游石窟是一处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古遗址,是具有重要历史价值、科学价值和艺术价值的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陆民还透露:“我们会综合专家学者对龙游石窟申遗的意见。当然,龙游石窟申遗还要等到时机成熟时。”

  龙游石窟现场考察花絮

  “大型古地下工程科学问题及长期保护国际学术研讨会”期间,各位专家的真知灼见令与会者受益匪浅。对龙游石窟的现场考察,同样吸引着众多岩石力学与工程工作者的目光。

  10 月24 日下午,与会者按照既定行程来到石窟景区。走在蜿蜒的石子路上,看着路两旁的农田,不远处还有朴实的农家住房,有人不禁困惑:“我们是不是走错路啦?”直到一处并不起眼的水潭前,众人才停住脚步:碧绿的潭水倒映着赭红的岩石,藤蔓掩映着水面与石面的缝隙,望进去黑魆魆,神秘莫测。

  “原来未开放的洞窟如此不起眼,难怪石窟被历史掩埋了那么久。”作为原始洞窟,“三只眼”不仅未进行抽水开放,周围环境也只是做了必要的保护性修缮。“一面,两面,三面,确实是三只眼呢!”水潭旁,有人数着缝隙,从有限的可见范围结构大胆推算着洞窟的形状;也有人快步走上洞窟顶部的山坡,俯下身子,尝试从不同角度看到“三只眼”更多结构;更多人则聚在一起,迫不及待相互交流,畅想水面下的世界。

  “三只眼”洞窟只是崭露头角,正式参观已开放的1—5 洞窟时,众人才感叹何谓别有洞天。“It’s really amazing!(这真让人吃惊)”葡

  萄牙波尔图大学教授Luis Sousa 细细端详着石窟壁面上的凿痕,他侧过身子,比划出左手拿杵,右手拿锤的姿势。“可能就是这个姿势造成痕迹从右上往左下倾斜。”来自中国地质大学的张中俭恍然大悟。

  工整美观的水池前,中国科学院院士院士何满潮与来自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的杨志法也展开了交流讨论。“在这样的地下空间里,修建一个精美水池的用途何在呢?”众人各抒己见,大胆想象,合理推测,水池边的人也越来越多……

  “这次讨论会的意义就在于新思维的撞击,它们形成一个个新的研究起点,而所指的方向可能得到颠覆性的研究成果。”王荣是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研究员钟世航团队的成员,她则猜想:在现有的洞窟下还有一层洞窟。“永远不要低估古人的智慧,我们利用不断进步的勘察技术,将会发现更多。也只有不断发现,才能让石窟的历史价值、文物价值得到升华。”

 
打赏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更多>同类百科
0相关评论

京ICP备14016096号